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切齿痛恨 >  正文内容

不能错过他_微小说

来源:生机勃勃网    时间:2018-01-01




(一)

初春,淅淅沥沥地下着雨,雨滴温柔地落在刚刚绽放的迎春花上,花儿含羞地闭上了眼,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。春风像个调皮的孩子,轻舞飞扬,摇着柔软的柳枝荡秋千。

河岸边,柳树下,王晓菲撑着伞,独自一人在徘徊。天空下雨了,可以打伞;心里下雨了,该怎么办?她站在雨中发呆,微风吹干了两腮的泪水,却吹不开她紧蹙的柳眉。或许,她正像这雨中的迎春花,弱不禁风,无精打采。

自从公务员考试公榜后,再也没有范建的消息,让王晓菲又气又恼。几天来,她在心里无数次地默念,由怨到恨:范建啊!范建,为什么你偷了我的心,却躲着我的人?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并不在乎什么公务员。你考没考上公务员,我不管,我爱的是你的人,而不是公务员……即使你不爱我,也不能这样无情啊!电话不接,信息不回,这是为什么?

爱是天使,也是魔鬼,既能给人带来快乐,也能给人带来痛苦。王小菲为了爱几乎伤心欲绝,精神崩溃。这些天来,她与母亲怄气,不吃不喝,沉默寡言,也让她的母亲心痛不已。姨妈来看小菲,她求姨妈帮忙劝说母亲。好说歹说,母亲作了让步,答应调范建来机关上班,公务员编制慢慢想办法解决。王小菲紧蹙的眉头,稍微有点舒展。就像阴嫩的天,看到了云层里露出一丝红晕。

王晓菲拿出手机拨打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电话,无人接听。她不甘心,急忙打开电脑,挂上QQ,那熟悉的头像在线。她迟疑了片刻,敲了两个字“忙吗?”发了过去。屏幕上[自动回复]“您好,我现在有事不在,一会再和您联系。不再提醒。”一颗热泪“啪”的一声,顺着面颊滚落到键盘上,一滴、两滴……她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,手指不听使唤地敲打了几个字:“范建,我只求见你一面。”期待回复。

其实,范建就坐在电脑桌前,忙不是借口。范建考试失利,心里难过自不必说,尤其是王小菲的母亲明确地告诉他,求他离开王小菲,让他陷入了痛苦的深渊。他知道王小菲爱他,但他越不过王小菲母亲这道坎。他知道王小菲是她母亲的心肝宝贝,如果得不到她母亲的认可,就硬生生地从一个母亲身边夺走她的宝贝女儿,那是自私的,也是残忍的。当爱情遭遇亲情的碰撞,二者不能两全,往往会两败俱伤。范建纠结再三,既然答应了她的母亲,再多的不舍,也只能忍痛割爱,悄悄地转身。于是,他压抑着自己的感情,始终没有回复。

一颗颗滚落在键盘上的热泪,换不来范建的只言片语,王小菲的心像掉进了冰窖,冰冷到了极点。

(二)

一个星期后,范建出差回来。繁忙的工作,让他暂时忘却了失恋的痛苦。也许柳叶骂得对,他是猪头……据说,这类人最快乐。因为猪头没有正常的思维,没有情感的羁绊,没有爱恨情仇。《西游记》的老猪,就是被妖精捆绑住了,还不是照样打呼噜,睡得安稳,能说他不快乐?范建想想,觉得可笑,为什么他的同学柳叶偏偏要这么骂他,是希望他像猪头那样快乐吗?当然,自己不可能是猪头,公司要他要负责一个部门的工作,容不得他出半点差错,需要他有一个睿智的头脑。

下班时,电话响了,范建拿起手机一看,是柳叶打来的。坏了周口目前治疗癫痫病的最好技术,有心灵感应,刚才幸好没骂她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接通了电话。

“忙吗?”

“你是和‘猪头’说话吗?”

“是---”电话那头传来“嗤嗤”的笑声。

“下班了,不忙”

“哦!约你吃饭”

“我们俩?”范建心里有点顾忌。

“不是我们俩,还有谁?”

“好!在哪?”

“拉芳舍,6点钟见,不见不散”

“好的!”范建挂了电话,心想同学还是同学,回来还记得请吃饭。

半个小时后,范建和柳叶在拉芳舍见面了。范建随柳叶走进二楼的一间包厢里,包厢坐着一个人,出乎范建的意外。

“我来介绍一下,这是--”柳叶故弄玄虚,朝着他们努努嘴。

“范建--”王小菲激动地站起来,朝范建笑笑,笑得很腼腆,好像是第一次见面。

“你好!既然你们有约,我先告辞。”范建还没来得及坐下,转身想溜,因为她不愿面对王小菲,不愿提起那隐隐的伤痛。

王小菲上前拽住他的手,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一根稻草,充满了希翼,不肯放手。

“范建,是我约你们俩来的,请你不要误会,事先我都没有说。小菲,是吧!”柳叶一边解释,一边请服务员上菜。

范建轻轻地推了推王小菲的肩膀,一起坐了下来。

菜很快上好了,柳叶叫服务员拿来一瓶红葡萄酒。

“范建,这酒你来开吧!”柳叶吩咐道。

“好!”范建打开酒瓶,先给她们俩各斟了半杯酒,然后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。

“哟!你今天怎么这么贪杯,给我们倒半杯,自己满满的,有几天没喝酒啦?”柳叶拿范建调侃,分明是想调和这尴尬的气氛。接着端起酒杯“来,我敬你们,为了我们的友谊,为了你们的快乐--干杯!”

三只酒杯碰在了一起,碰出了青春的火花。范建一饮而尽,抑或是想借酒消愁,一醉方休。

“范建,你不要光顾和酒,说说你这次出差有什么收获?”柳叶聊起了话题。

“哦!谈不上什么收获。公司计划扩大规模,准备兼并一家小公司。我们这次出差,主要是作一些调研。”

“公司该不会派你去负责管理吧?”柳叶问道。

“有这个可能,我想离开这里……”范建说完,朝王小菲瞅了一眼,只见她白嫩光洁的脸上泛起了红晕,就像平静的湖面上漾起了涟漪。

“哦!这事你和小菲商量过吗?”柳叶明知故问,好像她是局外人,根本不知道他和王小菲正闹着别扭。

范建笑笑,不知如何回答是好,连忙向她们敬酒,掩饰心中的不安。他不得不佩服柳叶的心计,特意安排他和王小菲见面,又不着痕迹地把他和王小菲扯到了一起。

(三)

饭后,他们从拉芳舍出来,街上早已是灯火通明。他们一同上了一辆红色的小轿车,消失在夜幕里。

柔和榆林市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最好的晚风透进车窗,含着几分淡淡的清香。王小菲心情舒畅,开着车,随手打开了音乐。“街上满是拥挤的人群,为何看不见你的身影。茫茫人海真爱难寻,我的心痛由谁来抚平……”

“咔嚓”一声,音乐戛然而止。原来这是王小菲在伤感时最喜欢听的音乐,不过,今晚她很开心,播放这首歌曲显然不合适。刚唱了几句,她迅速按住播放键,关掉了。

后排座位上,范建和柳叶面面相觑。

“到了?”柳叶故作惊讶状。

“快了,到时代广场了”

“哦!停停车,小菲!”

车在路旁停了下来。

“小菲,你不用送我到宿舍。到这就行了,我想下去逛逛。”柳叶说道,“范建,你陪小菲一程吧!”

“等等,我也下车,不麻烦小菲送了!”范建打开了车门。

“范建,我头有点晕,你能替我开车吗?”

“这--”

“这什么这,你把人家灌醉,想撒手不管?”柳叶大大咧咧地替王小菲说话,冲着范建说,“小菲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拿你是问。”说完,和小菲拜拜就告辞了。

“你真不舒服……要不要去医院看看?”范建问道。

“我真不舒服,能开车送你们?”

范建扑哧一笑,心想女人个个都这么有心计。“要不要我来开?”范建关心地问道。

“你能开吗?喝了那么多酒,想酒驾啊?”

是啊!我怎么没想到酒驾,看来自己真有点“脑瘫”。

一路上,范建也没再说话,他不知道说什么好,便眯上了眼睛。忽然,他想起一句关于爱情距离的句子,好像是说“世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生与死的距离,不是天各一方,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,你却不知道我爱你。”这不合适,王小菲是知道我爱她的。还有一句,是什么“世上最凄绝的距离是两个人本来距离很远,互不相识,忽然有一天,他们相识、相爱、距离变得很近,然后有一天,不再相爱了,本来很近的两个人,变得很远,甚至比以前更远。”对,对,就这一句。范建醒脑开窍,终于想起来了,认为这一句形容他现在和王小菲的距离很恰当。不是吗?王小菲就坐在自己的前面,他可以嗅到她的体香,甚至可以觉察到她被安全带勒得鼓胀鼓胀的酥胸,一颤一颤的,可是却聊不起话题,好像两个陌生的人。

王小菲开着车,见范建半天没说话,便打开了音乐,轻柔舒缓的音乐在车窗内响起。

“我和你缠缠绵绵,翩翩飞,飞越这红尘,永相随。追逐你一生,爱恋我千回,不辜负我的柔情,你的美。”……

(四)

范建一边胡乱地想着,一边听着音乐,车缓缓地停了下来。

“到了!”王小菲告诉范建,顺手关了车灯。

“哦!谢--”范建第二个“谢”字还没有说出来,忽然被一只软绵绵的手捂住了嘴巴,让他足足憋了半分钟。这是怎样的感觉呢,就好比夏天潜在清凉的河水里嬉戏,畅快淋漓,浑身舒坦。

“范建,和你商量一件事,你不去外地行不治疗老人癫痫药物?”

“这是工作,我们不谈工作,好吗?”

“好!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……”

“也许,我们在一起不合适,我不能给你带来快乐。”

“没有你,我能快乐吗?”

“能,你是乖乖女,你妈妈会为你找一个优秀的公务员的……”

“不许胡说--”王小菲打断了范建的话,“我妈妈转变了态度,只是--”

“只是明年再考,考上了公务员再做我的女婿”范建抢过话题,想当然的把王小菲的母亲的话说了出来。

“我妈妈是说调你到机关上班,公务员编制慢慢解决,你看行吗?”王小菲并没有因为范建抢话而生气。

“你回去告诉你妈妈,谢谢她的美意!我范建是做不了公务员的,要她多为她的宝贝女儿操操心,挑一个公务员女婿,幸福美满!”范建激动的一口气说了出来。

“我不是和你商量吗,干嘛这么激动!”

“没有商量。我不会做资--”范建越说越激动,他可能是想起了《围城》中方鸿渐说的话“我不会做资本家的走狗”,险些脱口而出。主人公方鸿渐当时在上海失业,妻子孙柔嘉叫他到姑妈家的纱厂上班,方鸿渐一气之下说出了这话。

“好好,不说这,我们可以好好说话吗,别动不动就来气呀!”

“有什么好说的,你家有房有车,又有当干部的老妈,你聪明可爱,可以上电视相亲,叫你妈去选公务员女婿。我支持你!”

“你是酒喝多了,不可理喻!”

“是,我不可理喻!你终于说实话了。好!我们今天就把话说开,你有你的选择,我有我的自由。大家好说好散,不要勉强。”

范建借着酒性,越说越冲动,把王小菲的母亲对他的鄙视和这些天来的压抑统统发泄出来,虽然说得口干舌燥,但觉得格外解气。就像天热时,脱掉了一件外套,感觉浑身舒服。

“你走,你这没心没肺的!”王小菲忍不住哽咽,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。

范建打开车门,却挪不动身子,王小菲扑倒在他怀里。女人的可爱,不在于甜言蜜语,这深情的一扑,胜过千言万语。此刻,范建知道说再多的“对不起”也苍白无力,他后悔自己的冲动。

于是,范建搂着她,轻轻地吻去她的眼泪,熨帖贴她一张一翕跳动的脉搏,温暖她受伤的心扉。

(五)

如果说爱一个人或被一个人爱,是幸福的,那么互相爱慕,则是人间最美好的。比如王小菲和范建,真诚的互爱,空间不是距离,职业不是问题,默默地相守相惜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范建得到公司重用,担任了分公司经理。通过一年的努力,取得了骄人的业绩,被评为全市企业“十佳杰出青年”。颁奖晚会上,范建风度翩翩,潇洒自如,精彩的演讲博得了满座的喝彩。电视直播,记者采访,媒体报道,让他风光无比。分管经济工作的领导严主任--王小菲的母亲,参加了颁奖。当她把奖杯递给范建时,惊讶不已,没想到范建挺有出息的。范建不失礼貌地说“谢谢严主任!”让她对范建刮目相看。<佳木斯市治癫痫选哪家医院/p>

当天晚上,王小菲的母亲一回家就喊“小菲、小菲”,显得很兴奋。她急切地想把这个新闻告诉小菲。“臭丫头不知去哪儿了。”母亲没见小菲自言自语。但她做梦也不会想到女儿正和范建在一起庆祝呢。

第二天清早,王小菲迷迷糊糊地还在梦中,母亲把她叫醒。“妈,我昨天睡得很晚,今天不用上班,您让我多睡会儿,好不好!我不吃早餐。”

“小菲,妈和你说事。”

“不,等我睡醒了再说。”

“你一定感兴趣,昨晚我参加颁奖,遇到了一个人,你猜是谁?”

“十佳青年,电视都直播了,这是什么新闻?”

“其中有范建,你知道吗?”

“不关我的事,睡觉、睡觉!”

“傻孩子!你现在和他有联系吗?”

“没有!你当初不是嫌弃他不是公务员吗?我是您的乖乖女,听您的话,早和他分手了。”

“不可能,你阿姨几次给你介绍对象,你都拒绝了,你瞒不了我。”

“妈!一大早和我说这些,你烦不烦啊!”

“好好,我不烦你,你什么时候约范建过来,我们好好谈谈。”

“要约您去约,我现在只想睡觉。”

母亲摇摇头“这孩子,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呢?”

王小菲躲在被窝里偷偷地笑,心想:你当初为什么不明白我的心呢?

直到中午,王小菲才在梦中醒来,脸上挂满甜蜜的笑容。“饿了吧!”母亲连忙去烧饭。“嗯”王小菲洗漱后,走到阳台上,四季果挂满了玲珑剔透的小球,很是养眼,那盆月季又开了,依然那么鲜艳。她情不自禁地哼起了一首熟悉的歌曲:“我错过了缘分错过了你,你的温柔从此在我梦里。是与非,笑和泪,如今都变成飘散的记忆……”

“小菲--”母亲从厨房跑出来,一脸的惊愕。

“妈―怎么啦!”

“你不能错过他!你叫他过来……”

“谁呀?”

“范建!”

“哦!人家是‘十佳杰出青年’,我请不动他!”

“这孩子!你打个电话……”

“怎么说?我说范建,严主任请你吃饭,她把女儿嫁给你。行不?”

“傻丫头!”

“叮铃铃……”门铃响起,王小菲的母亲打开门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。

“严主任,您好!”范建提着礼品走进来。

“叫阿姨!”小菲的母亲乐呵呵的,“小菲,范建来了!”

“叫他进来!”小菲在书房里答应。

“这孩子,怎么这么没礼貌!”母亲瞪了女儿一眼。

“严主任的千金,是该有一点点架子的!”

这严主任那里知道,这对年轻人经过五年的爱情长跑,早已是情投意合、心心相印。

© zw.fmset.com  生机勃勃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